红酒 中国史

虽说葡萄酒是舶来品,但她在中国发展已是历史悠久,就让我们沐着唐风宋雨,来领略葡萄酒与中国文化水乳交融的雅韵吧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首次记载了葡萄酒:公元前138年,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,看到宛左右以蒲陶为酒,富人藏酒至万余石,久者数十岁不败。俗嗜酒,马嗜苜蓿。汉使取其实来,于是天子始种苜蓿,蒲陶肥饶地。及天马多,外国使来众,则离宫别馆旁尽种蒲陶,苜蓿极望。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第六十三。这一史料充分说明我国在西汉时期,已从邻国学习并掌握了葡萄种植和葡萄酿酒技术。

唐朝时,葡萄酒已颇具影响力,她的芳名屡屡出现在诗句中,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王翰的《凉州词》了: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这里的葡萄美酒指的就是红酒,因为酒红如血,方可配得上夜光杯。据《十洲记》:周穆王时西胡献夜光常满杯,杯是白玉之精,光明夜照,鲜艳如血的葡萄酒,满注于白玉夜光杯中,色泽艳丽,形象华贵。

宋代葡萄酒发展陷入低潮,到了南宋,小朝庭偏安一隅,葡萄酒因为太原等葡萄产区已经沦陷,显得稀缺且名贵,这可从陆游的《夜寒与客烧干柴取暖戏作》中反映出来:稿竹干薪隔岁求,正虞雪夜客相投。如倾潋潋蒲萄酒,似拥重重貂鼠裘。诗中把喝葡萄酒与穿貂鼠裘相提并论,表明了当时葡萄酒的名贵。

元朝是我国古代葡萄酒业和葡萄酒文化的鼎盛时期。当时的葡萄酒文化逐渐融入文化艺术各个领域,在元散曲中就有体现:元散曲家张可久在《山坡羊·春日》中写道:芙蓉春帐,葡萄新酿,一声金缕樽前唱。锦生香,翠成行,醒来犹问春无恙,花边醉来能几场。可谓是曲风清丽秀美之佳作。

清朝时葡萄酒不仅是王公贵族的饮品,在一般社交场合也都饮用,这些都可以从当时的文学作品中反映出来: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所作的《赴淮舟行杂诗之六·相忘》写道:短日千帆急,湖河簸浪高。绿烟飞蛱蝶,金斗泛葡萄。

虽说葡萄酒是舶来品,但她在中国发展已是历史悠久,就让我们沐着唐风宋雨,来领略葡萄酒与中国文化水乳交融的雅韵吧。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首次记载了葡萄酒:公元前138年,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,看到宛左右以蒲陶为酒,富人藏酒至万余石,久者数十岁不败。俗嗜酒,马嗜苜蓿。汉使取其实来,于是天子始种苜蓿,蒲陶肥饶地。及天马多,外国使来众,则离宫别馆旁尽种蒲陶,苜蓿极望。(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第六十三)。这一史料充分说明我国在西汉时期,已从邻国学习并掌握了葡萄种植和葡萄酿酒技术。

唐朝时,葡萄酒已颇具影响力,她的芳名屡屡出现在诗句中,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王翰的《凉州词》了: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这里的葡萄美酒指的就是红酒,因为酒红如血,方可配得上夜光杯。据《十洲记》:周穆王时西胡献夜光常满杯,杯是白玉之精,光明夜照,鲜艳如血的葡萄酒,满注于白玉夜光杯中,色泽艳丽,形象华贵。

宋代葡萄酒发展陷入低潮,到了南宋,小朝庭偏安一隅,葡萄酒因为太原等葡萄产区已经沦陷,显得稀缺且名贵,这可从陆游的《夜寒与客烧干柴取暖戏作》中反映出来:稿竹干薪隔岁求,正虞雪夜客相投。如倾潋潋蒲萄酒,似拥重重貂鼠裘。诗中把喝葡萄酒与穿貂鼠裘相提并论,表明了当时葡萄酒的名贵。

更多

上一篇:中国古代葡萄酒的酿造   下一篇:法国葡萄酒文化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