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早颁布禁酒令的皇帝是谁


史上最严厉的禁酒令:

自中国酿酒业的鼻祖杜康无意中酿造出第一壶琼浆至今,酒,已然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生活调剂品。酒能助兴,所谓“杜酒劳频劝”、“空凝杜康语”,说的便是酒在活跃气氛、营造氛围上的功效;酒能消愁,曹操有“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的千古佳句传世;酒能激发才智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对酒来说无疑是一种美誉;酒也有益健康,《本草新编》中说,酒“无经不达,能引经药”,又说“少饮有节,养脾扶肝,驻颜色,荣肌肤,通血脉”,所谓“服之终身而得气血之和”。看来酒的好处着实不少。

中国几千年的文化,确乎也包含着酒文化的发展,它甚至形成了中国独有的特色。时至今日,酒在公务事务上的媒介作用日益凸显,于觥筹交错、推杯换盏之中,一些“难事”、“要事”得以迎刃而解,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得以化解;找个时间坐坐,或是接风洗尘、迎来送往,几乎是无酒不说事,无酒不成席。

然而酒也的确惹出过不少的祸端。所谓酒色财气,酒是排在第一位的,少量饮酒有益健康,酗酒无度就会物极必反,如果说“酒后吐真言”、“一醉解千愁”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些积极因素的话,那么“酒后乱性”、“醉生梦死”就无丝毫的裨益了。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“邓玉娇案”,路卫兵认为其中不能没有酒的因素。公安部早就在内部颁布过“禁酒令”,不禁也不行,我们可爱的警察叔叔们,面红耳赤、酒气熏天的去抓罪犯,自己也危险不是?去舞厅洗浴啥的执行公务也容易被拉下水不是?确实还是禁了的好。

其实早在大约1000年前,就有一位很英明的帝王,早就洞悉了公务人员喝酒的危害,而颁布过“禁酒令”,并且严令执行,自己亲自监督,亲自惩戒,绝不是说说就算的事。这个帝王牛人便是金国的海陵王完颜亮。

完颜亮(1122年—1161年)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孙子,金国的第四任皇帝,在位13年。完颜亮自幼聪明好学,曾拜汉人为师。性格沉稳老辣,极具城府。18岁即被拜为上将军,作战勇敢,足智多谋。但他不是嫡出,没能继承皇位,于是心有不甘,开始慢慢培植势力,铲除异己。终于在1149年发动宫廷政变,杀死金熙宗完颜亶后即位。关于完颜亮,在《金史》中对他的评价并不高,列举了他的三大罪状,“欲为君则弑其君,欲伐国则弑其母,欲夺人之妻则使之杀其夫”,悖逆常纶的事基本上都干了,也由此得出结论是“三纲绝矣,何暇他论”。不过,凡是需一分为二的看,以上几件事,确实不像人干的,但就为政来说,完颜亮还是可圈可点的。

由于皇位来之不易,所以也就倍加珍惜。完颜亮勤于政事,这在金国的历任皇帝中,也属于佼佼者,治世颇有远见。应该说明的是,完颜亮是很懂政治的,极善权谋。他曾颁布“求言诏”,规定上至百官下至百姓,都可指出自己工作上的失误,诏中说“当以谕朕,使自警焉”(《金史》),单就这一点,对于一个权利至高无上的皇帝来说,就是非常难能可贵的,不是哪一个君王都能做到的。

要说完颜亮最值得称赞的,还是他颁布的“禁酒令”。《金史》记载:“禁朝官饮酒,犯者死,三国人使燕饮者罪”,犯者死,这禁令是相当严厉的,就连外国使节到访,摆酒招待都得定罪。最关键的是,这道禁令不是一纸空文、说说就算的事,更不是仅限于重在抓落实。即便皇亲国戚违反禁令也是严惩不贷,《金史》记载:“大宗正徒单贞、益都尹京、安武军节度使爽、金吾卫上将军阿速饮酒”,徒单贞“以近属故”被“杖七十”,其余人等“皆杖百”。治乱需用重典,正是他的这种令出必行的雷厉作风,使他在经济政治上的一系列改革卓见成效,很快收拾了前朝留下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,使得金国经济繁荣,政通人和。

完颜亮命运的转变始自他的南侵计划。关于完颜亮为什么一定要南下攻宋,有两种说法,一是因为柳永的《望海潮》词,这首诗词声名远播,“金主亮闻之,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、十里荷花,遂起投鞭渡江之志”;另一种说法来源于他的一个致命弱点—好色,而且不择手段,“欲夺人之妻则使之杀其夫”(《金史》),他要看上谁谁家算倒了大霉了,甚至“妇姑姊妹尽入嫔御”(《金史》),纵情淫乱已经到了毫无节制的地步。属下有逢迎拍马者夸说江南美女“资质丰盈,美妙绝伦”,完颜亮色心驱动,于是开始厉兵秣马。在路卫兵看来,这两种说法未免有夸大的成分,最多算是两个诱因。而真正的主因还是他权利欲望的膨胀,这从他“欲为君则弑其君”(《金史》,指的是完颜亮杀死金熙宗完颜亶自立)的夺宫之变中,不难得出结论。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超强的“权欲”,使他想获得更多的财富更多的美女。

然而踌躇满志的完颜亮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南下受阻之时,却祸起萧墙。历史似乎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,他13年前的夺宫之变重新上演:公元1161年,兵部尚书完颜元宣发动兵变,完颜亮被杀死,终年40岁。

更多

上一篇:世界上最早制造酒的国家   下一篇:最早记载的酒之最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