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满族的酒文化

据《魏书》载:“勿吉嚼糜酿酒,饮至能醉。”嚼糜酿酒,糜就是黄米,是当时酿酒的主要原料。辽金时,女真人已懂得用糜制酒,至清代,制酒更普及,主要品种为米儿酒和烧酒。米儿酒,满语称“詹冲努力”。

烧酒虽有自家酿制者,但更多的是制酒作坊——烧锅酿造的。《黑龙江志稿》载:“烧酒则自伯都讷(今吉林省扶余)来,年不下数千万斤。到后来,各城镇乡屯营此(烧酒)业者益伙矣”。以至于某地初辟时,来此谋生者,不是耕种土地,而是设立烧锅造酒,致使该地名以某某烧锅或烧锅乡、烧锅屯命名。《额穆县志》载:本地“各处烧锅,酒不停烧,随售随罄”,足以说明当时烧酒销量之大。

满族先人嗜酒,史书早有记载。辽代女真人每逢婚嫁、节日、娱乐、祭祀,都要饮酒助兴,金代嗜酒之俗有增无减,从上到下,酗酒成风。金熙宗皇帝“荒于酒,与近宫饮,或继以夜,并酗酒妄杀”(《金史》卷一)。而众多的军户,更是“唯酒是务”。为此,金朝多次严令禁酒。海陵王时规定:“朝官饮酒,犯者死。”金世宗时,甚至实行酒曲国家专卖制度,不得私家酿造。尽管法令严苛,但收效甚微,直至金亡,也未能制止酗酒之风。

满族民间嗜酒,与东北气候有直接关系。昔日东北极为寒冷,康熙年间,内阁大学士高士奇扈从康熙皇帝东巡,他在《扈从东巡日录》中对东北气候做了这样的描述:“三月之前,地冻未开,八月以来陨霜杀草。”“而冬季则是地裂盈尺,雪才到地即成坚冰,虽白日照灼不消。”东北各地也有民谚:“腊七腊八,冻掉下巴;腊八腊九,棒打不走。”“一九二九,在家死守;三九四九,棍打不走。”(《吉林纪略》)对于终年劳作、艰苦谋生的满族人民来说,要生存,要抵御严寒,酒是最好最方便的物品。所以,满族人给烧酒以“水棉袄”的美称,赞其御寒之效。在生产生活的实践中,人们发现,酒不仅可御寒、解忧、消除疲乏,还可以医治跌打损伤,活络筋骨,消肿化淤,这对缺医少药的东北民族是何等宝贵。更何况,在长期的山林生活中,酒精气味可使毒虫远避。酒的刺激,又可使人壮胆,增强勇气。因此,满族人对酒极具好感,酒对人极有吸引力,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之物。

满族视酒为最高享用品,是奢侈品,因此,酒作为交际佳品,体现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。在婚俗方面,满族求婚以酒为礼,婚礼中除劝酒外,还有各种节目来助兴佐酒。婚礼中饮酒的名目繁多,有提神酒、换盅酒、定亲酒、嫁妆酒、交杯酒、敬天酒、敬神酒、谢媒酒,又有接风酒、送行酒,还有上马杯、下马杯、进门盅、出门盅等,一举一动皆需酒,一招一式都有酒,每一环节、每一过程都少不了酒,随着盏起杯落,情绪也达到顶点。

在丧俗方面,吊唁者要向死者祭酒,出殡前,亲友们要向遗体祭酒,俗称“送灵酒”。参加送葬的人,都必须吃“回灵饭”,喝“回灵酒”。此风俗今日仍盛行。酒在这样的场合中,是凝重、肃穆、庄严的,它表达了人们对死者的依恋与惜别之情。

在岁时节俗方面,春节,满族人要在祖先堂、天地桌前供酒,祭祀祖先。除夕午夜,出门迎财神、喜神,要祭酒跪拜致礼。吉林满族风俗,午夜要饮消夜酒。三日后送神,要到十字路口焚纸祭酒。逢三月初三上巳节、清明、七月十五中元节、十月初一下元节、三月十六山神爷生日、五月初五端午节、八月十五中秋节、九月初九重阳节等节俗时,满族人都要以酒纪念或祭奠。

在东北各民族的祭祀活动中,满族祭祀活动最隆重,无论是家祭、族祭,也无论是祭祖、祭天、祭星、祭树、办家谱等,均离不开酒。这一点,在萨满的神词中有充分的反映,如关姓祭神词:“酿造了芳香黄酒,备好了醇醪白酒。”关姓“背灯”神词:“各置神俸献醇酒”等。酒是萨满跳神中不可缺少之物,缺了它,就缺少了过程与尊敬,缺少了隆重与庄严,就没有了人神沟通的中介。这在领牲仪式中看得最清楚,其做法:将白酒灌进猪耳朵,若耳动,说明神已批准此猪作为牺牲,即神已领牲,否则,还需反复向猪耳灌白酒,直到耳动为止。

酒更为满族所酷爱。明人严从简的《殊域周咨录》曾记载,建州女真人“聚会为礼,人持烧酒一鱼泡,席地歌饮”。努尔哈赤建立后金以后,饮酒之风继续发展,并且酒的度数也有所提高,由原来的糜子酿的薄酒,改为高度数烈性酒。八旗贝勒们宴客所用的酒都是烧酒。由于饮酒过度,有导致酒精中毒而死者、酒后闹事触犯法令者,也有一些醉后不能自制而导致伤亡者,为此,努尔哈赤曾多次下令禁止过度饮酒。

 

更多

上一篇:古董的红酒   下一篇:酒与书法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